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综合资讯 > 媒体报道

[法制日报]大墙内的他们踏上离监探亲路

发布日期:2018-02-06来源: 省司法厅编辑:组织教育处阅读次数:背景颜色:

【字体:

     

“我去给爹妈上了坟,跟亲友吃了团圆饭,还在镇上转了转,现在城镇建设得太好了,出门可以用手机导航,买东西用手机也能付钱……”返回马鞍山监狱后,葛某老是被同监舍服刑人员拉着问东问西。大家眼里满是羡慕,想从他的口中勾勒出“外面的世界”。
  葛某是安徽省首批8名离监探亲的服刑人员之一。今年元旦前夕,安徽省监狱管理局在3家示范试点监狱中开展服刑人员离监探亲工作,对申请离监探亲的服刑人员进行严格的资格审查、社会调查,选出符合离监探亲条件的人员,统一组织佩戴电子脚环,在亲人的担保和陪同下,踏上回家探亲之路。通过这项工作的开展,以激发服刑人员真诚悔罪、积极改造的内生动力。
   8名服刑人员如期返监

       20171229日上午9,在马鞍山监狱参加完离监探亲启动仪式后,64岁的葛某走出监狱大门,这是葛某入狱10年后第一次走到大墙外。
  当监狱的大门缓慢打开时,从安徽含山县陶厂镇连夜赶来的家人立即围了上来,想看看葛某这些年的变化,想问问葛某过得好不好。由于想问的想说的太多,反而一时间不知道从何说起。葛某的老伴在一旁抹着眼泪,大儿子走上前贴心得递上一件毛衣,想给他穿上。
  “看到你们一点都不觉得冷。”面对多年未见的家人,葛某既局促又激动,既想念又愧疚,百感交集,“这些年最对不起的就是你们。”
  10多年前,葛某在外地开了一个早点摊,虽然生活艰苦,但也有滋有味。一天凌晨5点多钟,有一群人喝完酒到他的早点摊吃早饭,因为一笼包子与他发生口角,继而将他的早点摊砸了。随着矛盾的升级,葛某用刀砍了对方致人死亡。因构成故意伤害罪,2008年葛某被法院判处15年有期徒刑。
  由于葛某犯罪地、受害人不在安徽,且受害人有过错,葛某家庭完整且接纳度高,同时村委会对其离监探亲极为支持,其成为首批离监探亲试点人员之一。
  一晃10,外界的变化对葛某来说都很新鲜。回家当天,大雾弥漫导致高速封路,当儿子拿出手机利用智能软件寻找路线时,葛某感叹说,这些年科技的快速发展让他感觉自己落后了许多,以后出来生活,要学的东西有很多。亲人间的熟络让葛某慢慢打开心扉,一路上他有说不完的话。当谈到回家最想做什么时,葛某沉默了一会儿说:“我最想给我爹妈上个坟。”
  当天1245,行驶3个半小时后,葛某到家了。团圆饭在小儿子家举行,家门口站满了为葛某接风的亲戚,脸上满是欣喜。
  “爷爷、爷爷。”听到6岁小孙女的呼唤,葛某一下子红了眼眶。他搂着小孙女在怀里亲了又亲,这边刚放下,大孙女和大孙子也来到身边。他摸摸孩子们的头,对大儿子说:“一定要供娃娃上学。我就是没文化,不懂法才变成这样。”
  吃完饭,葛某在亲友的陪同下,来到父母坟头,上香祭拜,完成了一直放不下的心愿。
  虽然与亲友相聚的时间有限,但让葛某深刻领悟到犯罪的代价,坚定了改造的信心,“返监后我一定会努力改造,争取早日回来和你们团聚”。
  20171231日下午6,随着最后一名离监探亲的服刑人员王某赶至马鞍山监狱报到,安徽3所监狱8名服刑人员全部如期返回监狱,标志着安徽监狱首批离监探亲试点工作取得圆满成功。
   重启离监探亲实践“治本安全观”

      《法制日报》记者了解到,离监探亲工作其实经历了兴起、停办、再试点的过程。
  199412月颁布实施的监狱法规定,监狱可以根据情况准许离监探亲。全国各地监狱随之展开尝试,但是受到过去监狱条件和科技手段限制,服刑人员脱逃和安全风险太大,2005年前后,此项工作慢慢就停掉了。但安徽监狱坚持时间较长,是全国最后几个停办的省份之一,其白湖监狱管理分局一直到2009,还办理了31人的春节期间离监探亲。2017,司法部提出“治本安全观”,鼓励通过各种手段调动激励罪犯改造。于是,安徽省监狱管理局重新开启这项工作,作为一把手工程,在马鞍山监狱、女子监狱和潜川监狱3家监狱开展试点,首批申报的服刑人员共有56,最终获批的有8名。
  那么,准许离监探亲的服刑人员要满足什么条件?这些服刑人员是如何筛选出来的?
  记者从安徽省监狱管理局了解到,离监探亲服刑人员有限制性条件,要求“三不办一优先”,即对于原判死刑缓期执行和无期的罪犯一个不办,对于原职务为副处级以上的职务类犯罪罪犯一个不办,对于涉黑、涉毒、涉恶的罪犯一个不办,对于初偶犯、过失犯优先办理。此外,服刑人员还要满足服刑二分之一刑期以上;宽管级处遇;服刑期间一贯表现好,离监后不致再危害社会等条件。
  在重点考虑狱内改造表现因素的同时,试点监狱还要开展两级评估,由专业的心理咨询师,对拟办人员进行结构化面谈和量表测试,评估心理状况和风险状况,保证离监探亲人员在狱内表现过硬、心理健康、人格健全。
  “有时候除了拟办人员自身风险外,还要考虑受害人心理和当地影响,看有没有不稳定的外界因素。”安徽省监狱管理局相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,3所试点监狱分别派员赶往当地,走访地方公安机关、村()委会,对于地方有民愤的,或者受害者在当地且至今不能谅解的,或者家中无直系亲属的,不予办理离监探亲。
  夏某因挪用资金被判处有期徒刑5,在马鞍山监狱改造,还有余刑11个月。这次夏某也申请了离监探亲,虽然他在狱内表现良好,但走访发现,他的父母与妻子长期不和睦,双方基本无往来;其妻介绍,曾有多人上门讨债,最近一两年才好点。考虑到夏某身负大量债务尚未偿还,且其债务未因该犯服刑而消除,离监探亲期间可能面临债主上门追债的风险,没有批准他的申请。
  离监统一佩戴电子脚环

     离监探亲服刑人员会不会有脱逃、再犯罪的安全隐患,是社会各界最关心的问题。
  对此,安徽省监狱管理局相关部门负责人说,在严格条件资质的基础上,他们还严把亲属担保和动态管控两道关。
  据介绍,服刑人员离监探亲对象仅限于直系亲属,并且直系亲属必须作为担保人,与监狱签订担保责任书,离监探亲服刑人员也需签订承诺书。“服刑人员承诺书和家属担保书上都写得很清楚,服刑人员回家后不得饮酒,不得驾驶车辆,不得出入娱乐场所。女性服刑人员不得发生意外怀孕,若存在骗取保外就医的情况,会将保外就医时间从服刑期限中扣除,从而降低狱外可能发生的风险隐患。”安徽省监狱管理局相关部门负责人说。
  监狱在服刑人员离监时,不再由民警押解或是安排人员随行监督,而是统一组织佩戴电子脚环,对服刑人员离监后活动轨迹,通过定位系统予以实时跟踪。同时,服刑人员在离监探亲期间,监狱每天早晚组织两次视频点名,确保服刑人员离监后也始终在管在控。服刑人员返家后,要第一时间赶至派出所和村()委会报到,并主动接受监督。
  记者看到,电子脚环是黑色的,有点像类似运动手环的模样,戴在脚脖子位置并不明显。脚环戴上后,无法打开,只能返监后由民警剪断才能脱下。一旦自行剪断,监狱的定位系统会发出警报。若服刑人员超越探亲区域的,监狱定位系统也会报警提醒。
  在开展离监探亲试点工作期间,很多派出所、村委会对此项工作给予极大理解,认为这是修补家庭关系、化解社会矛盾的创新举措,主动愿意配合监狱在罪犯离监探亲期间进行监管。
  安徽省监狱局局长许晓刚表示,离监探亲工作是一项依法开展的社会管理创新举措。他在白湖任职期间,一直坚持开展此项工作,既促进了服刑人员增强改过自新的动力,也树立监狱敢于担当的良好形象。在新时代探索创新服刑人员离监探亲机制,一方面是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执行政策,体现严格执法与人性关怀相结合、惩戒恶行与感化挽救相结合、科学管理与适度激励相结合,形成刑罚执行的系统良性循环;另一方面是让服刑人员在希望中改造,推动服刑人员改造从治标向治本转变,强化服刑人员对新时代新生活的向往,帮助他们提前适应并力争早日回归社会。
    
家门口也能“面对面”会见

      离监探亲,是亲情帮教的一种创新形式。但由于对离监服刑人员有条件限制和安全考量,必然不可能做到均等化、普及化。不过,安徽监狱将现代科技和传统改造手段相融合,运用建立网络远程帮教会见系统,已经能够让服刑人员亲属在家门口就能“面对面”会见,积极参与到服刑人员教育改造过程中。
  据了解,2017年安徽省共有23425名服刑人员亲属通过远程视频帮教会见系统,6711名服刑人员进行会面。其中,蜀山监狱与太和县司法局联手通过远程帮教会见系统,使一对年迈的父母找到多年杳无音讯的儿子,并让他们通过网络见了面;九成监狱分局与铜陵市义安区司法局协商配合,实现了一位癌症晚期患者临终前想见一面狱中服刑儿子的愿望,完成了老人临终前对服刑儿子的嘱托。这样的故事,还有很多。
  同时,安徽监狱系统还在刑罚执行过程中坚持向外延伸,常态化开展服刑人员家庭走访工作,既帮助服刑人员修补家庭关系,让其在充满亲情的希望道路上改造,也注重协助解决服刑人员家庭突出问题。
  “未成年子女辍学、直系亲属重病救助、父母生活困难救助、家人财产纠纷、留守老人和儿童困难帮扶等,这些都是我们帮助解决的主要问题。”安徽省监狱管理局相关人员告诉记者。
  据了解,2017年安徽监狱启动以“百名服刑人员特困家庭大走访”等的融冰行动,共出动民警792人次,走访服刑人员家庭353,帮助服刑人员解决了243件突出问题。今年初,安徽监狱局再次启动以“千名服刑人员特困家庭大走访”等暖阳行动,计划走访1018,给服刑人员和其亲属在冬日里送去温暖和阳光,帮助他们更好地修复家庭和社会关系。(尤仁祥 记者 范天娇)

    来源: 201824日法制日报